以Social推廣Social:社企如何借助社交媒體走向成功?

同樣是服務社會,社會企業和非牟利機構最大的分別是什麼?

非牟利組織是政府與企業之外的「第三勢力」,在本港的各個角落裡服務著廣大族群。然而在過去10年間,社會企業也相繼興起,與非牟利組織最大的分別是,社企有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以新的點子解決一些尚未解決的社會需求,並通過商業模式在市場機制中自給自足。

What-is-SE1

NGO與社企的分別

可是,受制於資源與營商經驗有限,不少社企都面對著一定程度的經營困難。一般社企只有約3%的資金用作市場推廣方面,長期欠缺推廣,令知名度偏低,實在難以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立足,變相陷入惡性循環。

社交媒體出現  令推廣變得可能

以傳統媒體宣傳,成本高昂,一般社企未必能負擔得起。但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出現,恰如其分地彌補傳統渠道的不足,潛力更是無可限量,只要運用得宜,即使有限資源仍可有效提高知名度。

社交媒體有什麼可取之處?

第一,成本較低。簡單至成立一個Facebook專頁,已經可以為機構推廣,比傳統宣傳渠道成本低得多,最適合資源緊絀的社企。

第二,更有效接觸到目標群眾。總有一些人比其他人更可能認同你:有可能是某個性別、年齡層,有可能居住地點,也有可能是某個興趣和嗜好。運用社交媒體的Big Data,能輕易找出相應的目標群眾,這是傳統媒體難以做到的。

第三,提高公眾參與度及傳播性(Virality)。在數碼世界上分享太方便,目標群眾見到你的推廣內客,感到有興趣,可即刻按Share與人分享,達到一傳十十傳百的效果。

fullness-social-enterprises-infographic

2012香港社企概況

社企要成功  應如何運用社交媒體?

  1. 定好你的理念(Know your vision

一間社企要成功,首要有好的理念。這並不代表要博人同情,而是以理念打動人們及爭取其認同,讓他們心悅誠服地支持你。像推動長者就業的社企銀杏館,要長期留住食客不光靠同情心,靠的更多是食物和服務質素,讓一群有朝氣有活力的長者以行動印證「長者是寶」的理念。

  1. 找出支持者群眾(Find your community

透過社交媒體,社企可以輕易找出與之分享共同信念的群眾,集中火力向他們作宣傳推廣。以推廣素食為例,在Facebook上可找出香港對素食有興趣的人,甚至工作地點與餐廳相鄰的用家,以這些人作為目標群眾,推廣起來自然事半功倍。

  1. 讓支持者聽到你的故事Share your vision & story with them

好的理念固然值得欣賞,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推廣出去讓更多人知道。筆者這裡就想到一個例子:早前「一心素食」推出$9下午茶(觀塘「一心素食」 素食行善弘揚大愛),令更多善長朋友以低價食到素食,雖不是社企,但不論是營商模式和理念都非常貼近社企。以$9下午茶作招徠,從而吸引人們了解背後「多一餐素食,就少一餐殺生」的理念,就是其成功之道。

  1. 邀請他們行動及分享(Invite them to act and share)

又以一心素食為例,自$9下午茶推出後,不少人慕名去光顧,甚至把$9收據拍照再上傳Facebook,讓他們的朋友也知道一心素食的故事。這樣借助支持者的影響力,再將自己的理念推廣出去,比光靠自己推廣要有效得多。

當然,不是所有社企都像銀杏館、一心素食這麼幸運,容易找到大量的支持者,所以更要好好運用社交媒體賦予的潛力,將推廣效用倍大。筆者即將會舉辦一場有關社企數碼推廣的工作坊,為社企業界提供深入的社交媒體營銷知識,有興趣的社企朋友不妨參加一下。詳情如下:

Social Media Marketing for Social Good Workshop

日期:2015年9月29日(星期二)

地點:長沙灣Good Lab 好單位

費用:HK$250 (所有收益會撥歸社企-仁人學社以繼續推動社會創新

詳情:http://www.eventbrite.hk/e/social-media-marketing-for-social-good-workshop-tickets-18162490498

執行的重要:未落場打過仗,點做諸葛亮?

《三國演義》的故事,相信大家都有讀過吧?如果給你揀,你會寧願做在戰場上抛頭顱灑熱血的趙子龍及張飛,抑或當安坐幕後,打著一個又一個如意算盤的諸葛亮?

threekingdom

最近出自廣告界朋友Rudi Leung手筆的一篇文章-【廣告吐槽】策略師、創意師、執行師,在Facebook上引來熱烈迴響,大概是說中不少廣告人的心聲吧。起碼在5至6家4As廣告公司打過工的Rudi,在這篇文章中指出了一個現今廣告界的核心問題:策略(Strategy)、創意(Ideas)與執行(Execution)三者當中,大多數人都恨做諸葛亮,有型有款、雲淡風輕的出謀獻策,卻沒有人會想做落手落腳做執行的張飛。重策略輕執行的分工,又是否可行呢?

傳統廣告 出咗街就算

以前做廣告,在電視、平面媒體落廣告,是相當單向性的,整體創意和媒體策略定好後,由創作部指導,誰最後執行倒是最次要。大多數的Production工作在廣告公司都可以外判出去 ── 要影相的、要拍片的,內部不會比專業的攝影師、導演做得好,還有街外不少Production House精於執行可充當僱傭兵任君選擇,何必要自己公司同事親力親為去做呢?

而且傳統廣告的策略Insight大多集中在前期的資料搜集、研究和分析,當中不外乎銷售報告、焦點小組、媒體資料報告、競爭對手策略分析等,到廣告出街後「諸葛亮」的工作就功德圓滿。但傳統廣告的弊端就是Insight很難做到即時回饋,策略師固然可安於策略高地,沒有參與執行的必要與壓力。

傳統廣告模式

傳統廣告模式

Digital年代 邊做執行邊調整策略

可是,來到這個日新月異,事事講求互動的Digital時代,即使一個策略已出街,也不代表「諸葛亮」的任務已經完成;相反,這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

做一個全盤的Digital策略時,大至一個Campaign,小至出一個Facebook post,接觸到什麼目標人群、Engagement如何、人們留下什麼留言、能否引來Conversion、會否帶來Social Referral機會和引伸相關的線下活動等,都是可即時追蹤並得到Insight的地方;另外還有搜尋引擎營銷,例如哪些人搜尋過你的產品,人們通常在什麼時候作出搜尋、Search完後買不買等,以上的都是將策略切實地執行後才得出的Insight,沒有落手落腳實實在在地做過,不會知道如何收集得到,亦不知道各種數據會為往後策略帶來什麼啓示。

數碼時代模式

數碼時代模式

「諸葛亮」切忌掉以輕心

在Digital的大時代中,其實存在很多小世界。小世界內所有東西都運行得很快,軍備競賽也異常激烈,當「諸葛亮」指手劃腳以為運籌帷握的時候,戰場上可能已推出殺手級的武器,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所以我們很多時甚至要根據即時的迴響,立刻調整策略。策略師若然錯過親身落場執行的寶貴經驗,想出的策略也難免顯得蒼白無力,甚至變得離地、不切實際,也無以根據現實情況作出即時的反應。我們現在更可借助大數據,將以往和現時的海量數據作出分析得出更精準的Insight,筆者現在有時也會抽空落場鍛鍊一下身手,以免技能生疏!

再說,由「諸葛亮」全權負責執行亦會衍生出問題。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由諸葛亮親自領軍的結果如何?六出祁山均失敗而回,但後世卻只記住他權謀的才華,多是一面倒的褒揚。其實筆者覺得「諸葛亮」也要付上一定責任,因為作為策略領導者,有責任訓練出堅實的執行力團隊,有系統地培養有能之士,從執行工作開始,走上青雲路。

「講就容易做就難」,可是在這個來得快去得更快的Digital時代,原來未曾去做過,要「講」也並不容易。策略、創意與執行三者相互關連、唇齒相依,做策略的更應多參與執行工作,免得自己在瞬息萬變的Digital世界中脫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