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的何去何從

顯示廣告 (display ad) 是第一種網上廣告,也曾經是 digital marketing 的中流砥柱。到了近年,隨著社交媒體的成熟和用戶對私隱的關注,顯示廣告行業走到了樽頸位。究竟顯示廣告應何去何從呢?

wp-banner.jpg

顯示廣告的起源

世界上第一個顯示廣告於1994年10月27日出現於 Hotwired.com 。那時候, Hotwired.com 需要找一個新的收入來源,於是想到把網頁部份位置租出去賺取收入。那時的顯示廣告像雜誌廣告般營運,廣告費用是以刊登日數來計算的。由於還沒有廣告聯播網,廣告商要自行找網主投放廣告。當時一個簡單的廣告可以獲得高達44%的點擊率,於是很多公司都爭相進入顯示廣告市場。

顯示廣告的失衡

顯示廣告行業多年來急速發展,為很多品牌帶來了新商機,但問題也開始浮現。由於互聯網的內容越來越多,為了吸引用戶的目光,干擾式的彈出廣告開始盛行。由於廣告數量龐大,監管機構無法一一審查,因此問題廣告也隨之出現。與此同時,用戶對私隱要求越來越高,對追蹤廣告產生厭惡感。根據 HubSpot 調查,91%受訪者認為現在的廣告比2-3年前更干擾。因此,用戶開始在瀏覽器和手機安裝阻擋廣告應用,影響廣告散播,也令顯示廣告行業受到威脅。

顯示廣告的未來

對 marketers 來說,顧客忽略和阻擋廣告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沒有廣告,我們就無法把產品推廣出去,顧客也難以發掘適合自己的產品,相方的利益都受損。有見及此, Google 、 Facebook 和 IAB 等業內權威機構於2016年組成了 Coalition for Better Ads ,利用集合的數據,為業界定立更高的線上廣告標準。廣告聯播網也為廣告商提供更精準的廣告投放工具,減少用戶受到不相關廣告的騷擾,也提升廣告的整體效率。究竟這些行動是否有效?讓我們拭目以待。

若想知道更多關於 digital marketing 的資訊,歡迎與我們聯絡。

香港網站︰http://www.fimmick.com
台灣網站︰http://tw.fimmick.com

星島學生報《S-file》採訪 – 社交平台分工成形

上星期,我們在《星島日報》學生報《S-file》的採訪裡,探討年輕一代使用社交平台的趨勢。想知道 Willy 對 Facebook 、 Snapchat 和 Instagram 有什麼最新的見解?看看以下面的文章啦!

青春限定Snapchat

根據今年月九月一個關於社交平台的調查, Instagram 在香港的用戶滲透率為70%,後起之秀 Snapchat 的用戶量在一年間由19%上升至46%, Instagram 和 Snapchat 在香港的滲透率分別居於亞太區的第二及第一位, Facebook 在香港的皇者地位似乎岌岌可危。面對誰能在未來稱霸的問題,數碼營銷專家、 Fimmick 業務總監及 Adfocate 創辦人賴志偉卻認為一個社交平台難以滿足所有人,因此現今不同的社交平台都有不同的功能:「 Facebook 是大眾的資訊渠道, Snapchat 不會『留底』,有各種濾鏡,營造一種新潮的感覺」。

Willy 亦指即使新興平台用戶年齡層較低,但在未來也未必能成為主流:「大家只會在某個人生階段使用 Snapchat ,例如青春期。就如很多人年輕時都很愛打電玩,但長大成人後就不再愛玩了。」 Willy 解釋指,社交平台強調人際黏度,社交圈子內的朋友都在使用該平台的話,大家就會轉移到該平台。當用戶走出學校,成為社會人士的時候,就會發現 Snapchat 小眾化的優點反而成為了缺點。皆因不同的社交平台有不同的溝通方式, Snapchat 隨意、私密化的溝通方式不太適用於社會工作的環境。

新興社交平台的啟示

即使新興的社交平台可能是「青春限定」,但也揭示了社交平台整體的發展趨勢。 Instagram 和 Snapchat 的內容都是以圖片分享為主, Willy 指的確存在圖像化的趨勢,尤其愈來愈多資訊以影片來表達,因為影片能令用戶停留較長時間。但他亦指:「文字仍有其價值,因為文字能提供想像空間,而且成本低。大家在未來仍要摸索圖像和文字的合適比例。」 Instagram 和 Snapchat 另一個特點是私密化, Willy 表示社交平台有碎片化的趨勢,大眾追求更「貼地」的氣氛,但他說:「人人都想要有一個私密的空間,但不會希望成為終日留在家中的宅男。」碎片化的社交平台會繼續存在,提供分工較仔細或者私密化的空間給大眾,部分人會由小眾走到大眾平台,或在不同平台擁有不同身分,因此他認為有不同類型的社交平台其實是健康的發展。

Facebook 的危與機

Facebook 用戶的增長率比其他平台低, Willy 認為這是自然不過的事,「香港現在已經有五百萬個 Facebook 用戶,因此用戶數目的增長自然會放緩, Facebook 的新目標是提升用戶的使用時間和活躍度。」但事實上,不少人選擇在 Facebook 「潛水」,減少發文,而且 Facebook 正流失13至18歲的用戶,當中的原因可能包括資訊太雜亂,「朋友」太多, Willy 指 Facebook 有太多用戶,新用戶的消息難以被注意,因此 Facebook 正不斷調整動態牆(News Feed)的演算法,實行「重質不重量」,把不活躍的用戶動態過濾。

Willy 亦說:「雖然 Facebook 的私密性比較低,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也是個優點,因為 Facebook 在將來可以成為一個人的履歷表。」凡在網上走過必留下痕迹,因此社交平台的歷史可以被視為一個人的名聲。那麼不是更難在 Facebook 隨意地跟朋友聊天說笑嗎?但如 Willy 所說,私事可以在其他平台發表,這便是社交平台的分工愈來愈仔細的趨勢。

「原刊於12/13/2016《星島日報》學生報《S-file》」

小米大未來—大數據下的智能營銷

2015年來了,做營銷的朋友們想必很關注在新的一年裡數碼營銷會朝什麼方向發展。未來的趨勢究竟在哪裡?

馬雲卸任阿里巴巴告別演講時說:「大家還沒搞清PC時代的時候,移動互聯網來了,現在還沒搞清移動互聯網的時候,大數據時代已到臨。」

我們不得不承認已逐漸步入了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世紀,營銷與商業的重心正轉向消費者一方主導,而不斷膨脹且錯縱複雜又彼此連結的物聯網世界則為企業帶來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黃金機會——一個三百六十度能收集消費者的即時數據並獲知相關insight的寶庫。

品牌透過物聯網收集消費者處身在現實世界的行為數據後,除了可藉此提昇自身的商業表現外,同時又能充分利用大數據帶來的機遇為消費者們提供更為貼心、更個性化的用家體驗與服務。

Mi Air Purifier

就在剛剛過去的12月,小米出奇不意地以12.66億元入股中國家電製造商美的集團,並發佈推出了旗下米智能家族的新成員——小米空氣淨化器。普羅大眾可能只覺得多一個不錯的家居電器品牌選擇,暫時並不會有什麼特別的聯想。不過,你有沒有仔細考量小米為何要大膽地走出這跨移動領域的第一步?這部空氣淨化器背後能採集到的家居生活即時數據(包括空氣質素和家居大細等資料)可意味著什麼戰略考慮?試想如果小米已將這一方面數據與小米手環,路由器或者其他小米智能裝置提供的所有用戶個人健康及家居生活的數據一一結合起來,又能產生什麼奇妙的化學作用呢?大家先看此文章(透過大數據掘金 五年目標進取 平保豪言代理人數增60%)平安保險對自身大數據未來應用的戰略部署,您或許能推敲出小米的大未來!

Mi router

在一些人蘋果粉絲眼中的小米是一間不值一提,以抄襲為生,產品鬥平取勝的中國民企。但在我眼中,雷軍帶領的小米在中國在可見將來都沒有完善私隱政策的保障下,正昂首挺進一個蘋果也未走進的領域——硬體、軟體、服務、社群與大數據應用的完美結合。它們以超平價錢販售硬體的方法,是打垮傳統競爭對手的第一箸。現在大部分傳統日本電器生產商也還未搞清跨領域對手打什麼鬼主意,更未意識到小米的十年部署!小米以超平價提供新一代智能產品,又慣性地要求用戶配合,將其智能電器連結上家中的路由器再配上小米專屬的APP,背後其實就是它可以全天候採集並儲存其每一個小米用家(又稱米粉)的日常生活習慣數據,在已漸趨發展成熟的大數據科技支援下,您不難想像往後數年小米可能更進一步推出一系列令您和市場意想不到的訂閱式月費服務(如醫療檢查、保險、食品訂購等),那時它的盈利將更為驚人。

Mi App

雷軍的精心部署讓我有理由相信小米正在打造一個完整的小米生態鏈,連結用戶個人以及其家庭線上線下所有生活的一切。在1月15日的小米新品發佈會上,小米除了推出最新旗艦產品小米Note外,更發佈了定價為22元的通用智能模塊,雷布斯更同時首度詮釋了小米在生態鏈、在智能家居領域的中心思路,即是以手機為中心連接所有智能設備方向。智能模塊的目的是與智能平台掛鉤,實現小米智能家居的構想。安裝智能模塊後,傳統家電產品將通過手機APP,實現連接與控制功能,從而搖身一變成為智能設備。如果接下來小米推出根據米粉飲食習慣而提供個人化菜譜的智能雪櫃和個人化口味的智能咖啡機,我也不應該感到意外。

您很可能質疑小米最終會否成功。但小米手環與健康的結合已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小米手環能夠追蹤米粉的行走或跑步距離,並將其發佈到社交網站上,的確是項了不起的功能。而真正的突破即將來臨,到那時,資訊不僅會被儲存下來,還能以真正有意義的方式關聯起來,從而在分享數據的基礎上帶來更多附加價值。Mi Health

小米手環即將迅速成為我們的日常健康監控器。例如,這裝置可以監測用戶的心率、建立活動形態、睡眠情況、診斷潛在異常(甚至心臟病)。一旦出現問題,便可及時提醒使用者。小米手環還能追蹤病人的狀態,方便醫生通過持續的監控獲取大量資訊。試想:如果我給你一台能精確預測你患癌症概率的裝置(須知中國人因環境污染將會成為全世界患癌機率最高的一個族群之一),並有機會挽救你的生命,你會拒絕使用嗎?

Soreon Research預計,借助物聯網和大數據分析能力,可穿戴智能裝置將在2020年挽救100多萬人的生命。數據對企業也大有裨益,因為這將成為在短期內把可穿戴裝置市場規模做大到數百億美元的關鍵推動因素之一。

談到數據在Digital Marketing領域的運用,相信時至今日香港許多企業已經擁有大量原始數據在手。然而,想真正利用好數據為營銷所用,我們第一步應是從原始數據中篩選出相關有用的數據。在digital marketing方面,關聯度最高的有用數據包括客戶數據、社交媒體數據、市場數據,過往消費數據及位置數據等等,一切都可能以文字、音頻、圖像或者影片形式存在。接下來的難題是營銷人員怎樣通過數據整理和數據模組提取出優質數據,並運用先進的分析技術,比如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獲知數據見解,建成一個360度的客戶資料庫,以幫助公司做出更好的營銷規劃將是一項重要挑戰。

我的信念是以科技為驅動力,同創意相互結合,企業以客戶為中心,以人為本的的市場營銷方向將會是未來五年營銷的大未來。在Fimmick,我們稱之為SMART marketing—智能營銷,即融合社交媒體、移動趨勢、分析能力、客戶關係管理和科技結為一體的營銷策略